欢乐升级好友房积分:主題: 戴教授們:“草盛豆苗稀”“種個鬼的田”?陶淵明真的有點冤!

  • 書齋小隱
樓主回復
  • 閱讀:3581
  • 回復:2
  • 發表于:2019/3/28 17:15:49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巴中社區。

欢乐升级腾讯)2019版 www.nqopo.icu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上傳自“新浪·微博”,首發于“蒼溪在線·論壇”,樓主“林下樵”原創)


        前幾天網上炒熱了一段視頻,從視頻中的情形推斷應該是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古代文學教研室教授戴建業老師講課時有人拍攝下的。這則長度僅幾十秒的視頻是講陶淵明的“歸園田居·其三”。該五言詩正文部分總供八句、四十個字,這段視頻主要是談前四句: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

        譯成今天的話大致是這樣的:在南山腳下種下了豆子,荒草茂盛豆苗卻很稀少。清早起床便到田里清除雜亂的野草,天黑才披著月色扛鋤回家。

        視頻中戴教授操著濃濃的湖北口音風趣說道:

        “陶淵明是個特別有幽默感的詩人,你要是不認真讀,你就不知道幽默在哪里。他第一句寫得特別隆重,種豆南山下,你以為他種得蠻好,他突然來一句,草盛豆苗稀,種的個鬼田。要是我種的這個水平,我絕不寫詩……”

        不難看出這段視頻本身反映的情節并不復雜,可網上卻引來如潮的吐槽,就連我們“蒼溪在線·論壇”也未能幸免。對沸沸揚揚地噴陶淵明先生,作為他的“鐵桿粉絲”而不能替其鳴不平則實是心中不安。

        那么,這“不平”從哪里“鳴”起呢?總不能強辭奪理,象我們蒼溪人說的屙了尿還非爭個干地方不可吧?當然不可以!可以負責任地講,“種的個鬼田”、造成“草盛豆苗稀”局面真的不能賴陶淵明先生!

        為什么能說得如此理直氣壯、如此肯定呢?如果朋友們有興趣可容我后邊慢慢擺給各位聽,若有半句是打胡亂說可以狠狠地噴我,在下絕不回嘴。

        首先,我們知道,莊稼能夠正常地生長離不開以下條件:水、陽光、空氣、土壤、肥料、溫度,從詩中我們知道,豆子大多是成活了,當然也證明陶淵明當年種豆的“南山”是可以滿足“豆”一類植物生長的。如果大部分土地都是沒能成活豆苗的空地,陶淵明們還用得著“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嗎?除非他們都是瘋子、或傻子!

        陶淵明在詩中承認“草盛豆苗稀”,從此處可以基本判定豆子種下后成活率不高,所以才“草盛豆苗稀”。造成豆苗稀少的原因不外有二:1,種子的出芽率低。2,遭到病蟲和獸、禽的攻擊。我們知道,種子播種后首先要面對的是蟲害與獸、禽的侵害,一直到成苗后具有一定的抵抗能力時為止,甚至到收成時都仍需防護攻擊。因為種下的數量比較龐大,所以終能長成一些,才有了“廣種薄收”一說。

        除了以上所說的侵害外還有一個更兇狠的、最難對付的敵人:鋪天蓋地的、瘋長的野草!我們知道,在當時的條件下農人們對蟲、禽、獸一類的侵害是有方法降低損害的,當然肯定沒有現代除草手段那么厲害。原始的手法,比如,撒、涂草木灰防止病蟲害;比如,綁扎草人兒、或在四周的石頭上、樹干上涂上醒目的顏色。對付瘋長的野草,唯有用反復的體力勞作去加以抑制。

        也許有人會說了:那不好辦嗎?將野草不斷鏟除,只留下豆苗生長不就完了嗎?當然,這個想法的確不錯:荒草一露頭便被毫不留情的消滅,田地里只留下豆苗茁壯成長,問題不就圓滿地解決了嗎?既然如此簡單的事情,卻讓野草瘋狂地生長,讓其蓋過豆苗,戴教授們噴他“種的個鬼田”是恰如其分的呀!

        但是,事情遠不是想像的那般簡單。假如是一株豆苗、甚至是一百株豆苗,搬把椅子坐在田邊,看有野草長出便立刻鏟除不是結了嗎?

        但是,平均每人一株、甚至一百株豆苗,秋收后的勞動成果僅喂二、三只雞恐怕都會被活活餓死!還說養活什么人呢?那么,當時陶淵明先生種了多少地呢?

        當時陶淵明種了至少100畝地!這可不是我林下樵信口雌黃、打胡亂說。南朝梁宗室大臣、文學家,梁武帝蕭衍長子蕭統的《陶淵明傳》說,“……妻子固請種秔,乃使二頃五十畝種秫,五十畝種粳……”

        100畝地那該有多少呢?我不是專家,不知道東晉末至南朝時的“畝”與現在的“畝”差異有多大,但可以肯定100畝的體量還是挺驚人的。

        可能馬上有人說:多雇些人不就結了嗎?

        如果要這樣想的話,只能說你是沒當過家,不知道鹽米的貴重。首先必須說陶淵明當時的生活狀況是非常糟糕的,比我林下樵好不了多少。雖然有百畝以上的田地,可那并不是已經打理得非常成熟的田地。是處在廬山的某個角落中的荒地?。?!

        陶淵明當時究竟有多窮呢?他在“五柳先生傳”中說道:“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范孿羧徊槐畏縟斬毯執┙狍炱奧趴貞倘繅??!?br />
        一個咾酒如命的人卻經常沒酒喝,親戚好友曉得他這種窘境,因此每逢擺酒席一定叫他去喝。他去喝酒就喝個一醉方休,回家竟然說走就走。

        當然,這樣說當然可能有自我解嘲味道,但是,當時陶淵明的生活狀況非常糟糕是一定的。他在詩中抱怨“三旬九遇食,十年著一冠”,這就可見一斑。

        當時的朋友或文友給個三十、五十的他都竟然笑納,這畢竟是個很丟份的事情吧?當然,不合他的價值觀的人給的東西他是絕不會要的,等不了客人離開竟然當場給扔出門去,即使是地位較高的人也毫不留情。比如州官檀道濟,此人當時為剌史(大概相當于市的紀委書記吧?),給陶淵明送的酒肉被當場扔到屋外,這對一個饑寒交迫的酒鬼更是難能可貴的。嘿嘿,好一個倔人。

        他的詩中多次說到自己的窘境,不過,這篇帖文就容不得一一例舉了,嘿嘿。綜上所述,根據他家的經濟狀況是不能容得多雇一些幫手的,估計他家的長工、短工會都一再壓縮。一個連自個兒的溫飽都難以解決的東家,怎能保證長工、短工們不炒他的魷魚嗎?

        雇工隊伍不能穩定,面對茫茫田地中瘋長的野草,陶淵明們除了一遍又一遍地除草外實在想不出任何行之有效的高招??砂刺占夷芄偷娜死賜撲?,打從除草一開始,到輪流全部除完一次草,那些被除過草的地方早已經是“草盛豆苗稀”了!

        尤其是做“熟”了的田地與新開墾的荒地可是大不相同,荒草可比人工種下的莊稼生命力強悍不知多倍!新開墾的荒地一般都在氣候相對惡劣、交通條件非常差而且遠離人煙的地方,因此是野獸、飛禽,尤其是荒草的樂園。你要深入其中,它能不給你作殊死的博斗才怪呢。

        事情擺在那兒,理由也擺在那兒,再多說已沒有多少意義。100畝以上的莊稼,又只能承受起相當有限的雇工,“草盛豆苗稀”、“種的個鬼田”的情景實在是可以理解的。
 
  
  • 道長了無爭
  • 發表于:2019/3/28 18:14:13
  1. 沙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謝謝各位,請多關照!
  
  • 書齋小隱
  • 發表于:2019/3/28 18:19:48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謝謝各位,出了點小失誤,請多諒解!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